> 新闻 > 足球新闻

民国足球队谭咏麟:攻守奇材,精攻门术,头顶独到,为国争光

发布时间:2024-06-08 12:45:33 | 新闻来源:JRS直播

中华民国足球

翻看旧报纸,我们可以看出谭咏麟说的是真的。

正如1937年《勤勉体育月刊》第4卷第4期所言:“放眼全国,像谭先生这样攻守兼备的奇才,实属难得。攻时锋利如刀,守时坚固如堡垒。谭先生是南华新秀,初任内卫时平平无奇,改任内右翼后,一鸣惊人。擅攻门,尤以头顶球为妙,独具一格。在第十届远东运动会上,他立下了许多功劳,当之无愧地成为英雄。六运会上,广东队若没有他,怎么能淘汰上海队呢?早就被打得粉身碎骨了,不值香港队最后一击。在第十届世运会(即奥运会)上,您是我们国家足球队的劲旅。”

又如《申报》1941年3月24日的报道:“谭氏为内防之佼佼者,曾代表我国出征柏林世界运动会,善于头球,有铜头之称。香港球迷、妇女、儿童,皆知其球技,无须多言。”

谭江柏是柏林奥运会中国足球队主力球员,被誉为“新李惠堂”。

“四骑士”席卷广东足坛

谭江白1911年11月27日出生于广州,祖籍广东新会,后随亲戚移居香港,因生性好动,学习成绩不佳,被送回广州就读越秀英文补习学校。

谭江波体魄强健,身高1.78米,成年后体重72公斤,这在当时十分罕见。16岁被香港南华青年队(B队)招入前锋,17岁入A队担任替补,首场攻入两球,次场攻入一球,但打了几场比赛后,又被调回B队。

1930年,广州警察部队招收谭江白,这是他职业生涯的关键转折点。

当时广东最好的足球队是岭南大学,由我国第一代足球王唐福祥执教。唐福祥作为队长,曾夺得第二、三、四届远东运动会(亚运会前身)足球冠军,特别是第四届远东运动会足球冠军,是中国队获得的唯一一枚金牌。1923年,唐福祥赴美留学,回国后在岭南大学执教。

此外,中山大学队也是一支实力强劲的队伍。

当时的广州市公安局督察袁希琪、魏如聪都是足球迷,眼看警队连连败绩柏林奥运会 足球冠军,便邀请香港南华足球队来广州表演,趁机挖走了南华足球队的核心队员冯景翔、李天生、叶北华,叶北华又拉来了谭江柏加盟。

为了抓捕这4人,广州市公安局委派他们担任交巡警,每人配备一辆摩托车,负责城区巡逻,专抓超载、“搭车”等公共交通违法行为。上午巡逻,下午练兵。

由于当时广州摩托车很少,所以他们四辆摩托车十分受欢迎,被称为“四骑士”。

叶北华擅长快速带球、过人,人称“花间蝴蝶”;冯景翔擅长头球,人称“豹子头”;李天生擅长抢断,人称“大铁铲”;谭江白身材高大、体格健壮,人称“花和尚”。

“铜头”为何不努力工作?

广州警察队的水平因为“四骑士”的加盟而大大提升,当时国内足坛形成了“北东华、南警”的格局。“北东华”指的是上海东华队,这支球队因为球王李惠堂的加盟而实力大增,数次击败香港队夺得全运会冠军。当时中国足球队就是以这两支球队为主力,“四骑士”全部是主力。

在广州警察局,谭江柏的能量一下子被释放出来。

首先,场上位置由前锋变为内后卫。当时流行“W”阵型,两名内后卫站在最靠后的位置,没有助攻任务。但谭江柏身体素质好,经常插到对方防线,让对方防不胜防。谭江柏的防守强硬,他和李添胜的配合被称为“马其诺防线”。

其次,谭江柏原本就擅长头球,在广州踢球时,他的教练是著名中锋黄博松。黄博松经常用泡过机油的足球练习。足球泡过机油之后,重量增加,弹性急剧下降。经过“油球”训练,谭江柏的脖子变得特别粗壮,头球力量急剧增加,被人们称为“谭铜头”。

“油球”训练究竟是科学方法还是民间传说,尚有争议。相传民国名将孙锦顺也曾采用“油球”训练法,他的射门曾使一名守门员骨折,有“铁腿”之美誉。

1934年,中央警校校长李时珍借冯景翔、谭江白等人到南京参加中央警校队和金陵中学队的比赛。金陵中学队还请来了“外援”,即回国效力于东华队的印尼华侨陈振和。谭江白上半场发挥不佳,多次头球偏出。南京卫戍司令顾正伦大怒,中场休息时找到谭江白,要他拿出真本事。下半场,谭江白助攻一球,自己头球再进一球,最终以3:0获胜。

原来,谭江白的父亲在南京,为英资太古轮船公司工作,金陵中学的几位老师找他聊天,让他劝谭江白“手下留情”。

跑赢李惠堂

1934年5月,中国足球队参加第十届远东运动会(也是最后一届),谭江柏也入选。

中国队此前曾八次夺冠,第九届之前,每场都以四五个球的差距战胜日本队,但第九届却以3:3战平日本队,夺得冠军。中国队的霸主地位受到挑战,而且自“九一八”事变以来,中日关系紧张,让双方的对决更显意义。

本届比赛,谭江柏踢右边锋,表现比足球之王李惠堂还要出色,在对阵菲律宾和印尼(当时叫荷属东印度)的比赛中,他各进一球。决赛对阵日本队,谭江柏率先打入两球。不料下半场,中国队体能不佳的问题暴露无遗,后卫李天生被红牌罚下,李惠堂罚失点球,双方3:3打平(李惠堂进球)。关键时刻,裁判再次给中国队点球,李惠堂射门得分,最终4:3获胜。

《申报》在报道本场比赛时,用了“谭江柏是英雄”这个副标题,说:“谭江柏是我们队的英雄,他在上半场连进三球,表现非常令人满意。李惠堂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之处。日本队的技术很平庸,远不如我们,但他们的体能和斗志却是其他国家所无法比拟的。”

足王李惠堂盛赞谭江白:“他能守能攻,突入敌阵能令敌人溃逃,防守如单兵作战,无所不能。”李惠堂身高1米82,但头球技术不佳,一生只进过4球,因此他在《秋浦菜根集》中说:“如果我有江白那样的头球技术,我可能取得的成就比现在大得多。”

中国国家足球队曾是职业精神的典范

不久,谭耀文重返香港南华队。据《有有》杂志报道,他“平时比赛打得非常卖力,是南华队的骨干”。1936年1月,谭耀文因“误踢”对方球员史图兰奇而被红牌罚下,停赛两个月。

今年,谭江柏入选中国奥运代表队,准备征战柏林奥运会。

据叶北华回忆,当时中国队的备战很混乱,22名队员中,有的素质很差,比如印尼华侨张先元,“但他和印尼一个大资本家(糖王)关系密切,是被大资本家的儿子逼着加入的,选拔负责人也是出于对他个人感情的考虑才选他的。”

幸好后来我们得知,每队只能报名15个名额,所以“关系户”就被淘汰了。

至于严成昆,“他本来就是足球门外汉,就是一个爱看球的球迷,对足球训练、执教一窍不通。”但因为有钱,是南华体育会的主席,和领队沈思良关系好,他当上了教练。他想趁机去欧洲旅游,但队员们不听他的,球队刚到印尼,他就“溜回香港”。

在前往德国的船上,只有足球队和一些个人运动员坚持晨练和辅助训练,其他大部分球员“就抱着肚子坐在那儿晒太阳”。叶北华说:“比赛回来还要比赛,球员们怕竞技状态不好被资本家瞧不起,身价受影响,所以还要坚持练。”

奥运会上,中国队0:2不敌英国队,谭江柏表现最为稳定,多次化解险情。

柏林奥运会国足_柏林奥运足球冠军会夺冠吗_柏林奥运会 足球冠军

参加抗日战争的谭江柏始终不忘踢足球

回程途中,中国队与欧洲球队进行了6场友谊赛。

在对阵奥地利海军上将队时,李惠堂进球心切,没有把球传给冯景翔,错失了两次绝佳机会。冯景翔气急败坏,在一次带球进攻中将球回传后场,引起守门员鲍嘉平的不满。孙金顺回忆道:“陈振赫打李惠堂,冯景翔打鲍嘉平,全队士气低落,比赛越打越乱。”

鲍家平是当时中国足球队的主力门将,据世运会足球特刊介绍,“他是中国人中唯一接球稳、救球准的,除了说话睿智,无人能及,被誉为‘钢铁门将’。除了门将,鲍家平还擅长中锋柏林奥运会 足球冠军,传球、盘带、射门,样样精通。”

由于场面过于混乱,下半场门将位置不得不由黄继良替换下场。

回国前,领队荣启钊和教练黄嘉俊以没上过英国玛丽皇后号为由柏林奥运会 足球冠军,从英国转机到美国后返回香港,抛下队员。队员们无奈回国,甚至在罗马站过夜。“没有地方休息,连洗脸的水都没有,就像难民一样。”

回港后,谭江柏在与九龙队的比赛中,弄断了对手“快马”布利的右脚,遭禁赛一年。布利“是香港大学田径运动员,擅长中长跑,多次夺得冠军,并保持香港田径赛事多项纪录,成绩优异,不逊于国内著名运动员”。

被禁后,谭江柏回国参加抗日战争。他先在广州当官,后来当了西南交通处第十二大队队长,驻扎在桂林等地。西南交通处是蒋介石派来的宋子良(宋子文弟弟)创办的,当时唯一对外通道——滇缅公路在其管理之下,办事处人员达数万人,与当地人摩擦不断。第十二大队的一百多辆汽车,全部是谭嘉庚捐赠的。工作之余,谭“对足球从不懈怠”。

后继无人的独特技能

谭江柏结过两任婚,第一任妻子是朱慧勋,第二任妻子是从事新闻工作的陈珍妮(谭咏麟生母)。据当事人说,在桂林时,“(谭)每次打球,她(陈珍妮)都会静静地坐在球门后面,眼睛跟着‘阿柏’跑到哪儿就到哪儿。”

抗战胜利后,谭江伯回到香港。由于长期得不到高水平的比赛,谭江伯的球技似乎有所下滑。据1948年《申报》报道:“上海人至今仍记得四侠的英勇事迹,李添胜、冯景祥二人至今仍风靡一时,他们虽然年纪大了,但球技却愈发精湛,真不愧为‘大师’二字。谭江伯如今在昆明,偶尔也打打乐子,但不能说是大有改观。”

谭江柏曾经从事商业,也代表过缅甸华侨队,上世纪50年代还在香港参加职业联赛,由于年事已高,收入微薄,还要抚养6个孩子,生活十分艰难。

谭咏麟是谭江伯的独子,却未能继承父亲的球技。他说:“我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球技不高,即使离空门只有一步之遥,我也能把球踢开。我第一次上场时,爸爸还来为我加油,后来他实在看不下去了,无论我怎么鼓励他,他都不肯再看我在他面前丢脸。”

2006年3月,谭江白去世,享年95岁。

相关资讯

足球录像

NBA录像